南京按摩 打飞机

國畫大師張大千

2019-10-23 11:34 未知

凡我所見,皆我所有

-----張大千


張大千 - 簡介

 

張大千(1899年~1983年),1899年(光緒二十五年己亥)5月10日,出生在四川省內江縣城郊安良里象鼻嘴堰塘灣的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原名張正權,又名爰,字季爰,號大千,別號大千居士,四川省內江市人。

 

傳說其母在其降生之前夜夢一老翁送一小猿入宅,所以在他二十一歲的時候改名猨,又名爰、季爰。后因為出家為僧,法號大千,所以世人也稱其為“大千居士”。

 

 

張大千二十世紀中國畫壇最為傳奇的國畫大師,無論是繪畫、書法、篆刻、詩詞都無所不通。

 

早期專心研習古人書畫,特別在山水畫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畫風工寫結合,重彩、水墨融為一體,尤其是潑墨與潑彩,開創了新的藝術風格。他的治學方法值得那些試圖從傳統走向現代的畫家們借鑒。

 

張大千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壇影響巨大,又最為傳奇的國畫大師,無論是繪畫、書法、篆刻、詩詞都無所不通。

 

他早期專心研習古人書畫,特別在山水畫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畫風工寫結合,重彩、水墨融為一體,尤其是開創潑墨與潑彩,發展了中國畫新的藝術風格。

 

無論山水、人物、花鳥都在中國繪畫歷史上寫下了濃重一筆,他是中國畫史上少見的最具全方位的畫家。由于其技法獨到,創立了大風堂畫派,俗稱“大千畫派”。

 

張大千 - 畫風

 

張大千的畫風,在早、中年時期主要以臨古仿古居多,花費了一生大部的時間和心力,從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他們的作品,從臨摹到仿作,進而到偽作。

 

張大千經常借畫到家,說是觀賞,其實是偽畫一幅,第二天把自己的畫還給別人,把真跡留在家中。

 

他的畫風,先后曾經數度改變,晚年時歷經探索,在57歲時自創潑彩畫法,是在繼承唐代王洽的潑墨畫法的基礎上,揉入西歐繪畫的色光關系,而發展出來的一種山水畫筆墨技法。

 

《云山居隱》

 

可貴之處,是技法的變化始終能保持中國畫的傳統特色,創造出一種半抽象墨彩交輝的意境。

 

張大千30歲以前的畫風可謂“清新俊逸”,50歲進于“瑰麗雄奇”,60歲以后達“蒼深淵穆”之境,80歲后氣質淳化,筆簡墨淡,其獨創潑墨山水,奇偉瑰麗,與天地融合。增強了意境的感染力和畫幅的整體效果。

 

張大千 - 生平

 

張大千幼時,家貧,曾隨母、姊、兄學畫,打下了繪畫基礎。他祖上曾做過內江知縣,后歸田耕讀,寫詩作畫,過著閑淡的田園生活。

 

傳到張大千已是第十代。其父張忠發,字懷忠,母親名叫曾友貞。張忠發夫婦共生育九男二女,都有很高的文化素養,他的兄弟張正蘭也是現代著名的畫家。

 

在他六歲的時候他就跟著姐姐哥哥讀書識字,九歲時在母親和姐姐的教導下正式開始學習繪畫、書法。他姐姐瓊枝擅長畫花卉、小鳥,在幼年時對他有很大的影響。大千自幼就很聰明,所以作畫進步很快。

 

十歲的孩子就能幫助母親描繪花樣,畫比較復雜的花卉、人物,寫字也很工整。他的四哥張文修在資中家教私塾,故大千也就從四兄就讀古籍,在課余常隨兄赴資中游覽山水名勝,培養了對自然的審美意識。

 

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圍對他起到很好的啟蒙作用,同時也為他打下了堅實的國學基礎.后入重慶求精中學讀書,18歲時,張大千隨兄張善子赴日本留學,學習染織,兼習繪畫。

 

20歲時,張大千由日本回國,寓居上海,曾先后拜名書法家曾農髯、李瑞清為師,學習書法詩詞。接著因婚姻問題,削發出家,當了一百多天和尚。還俗后,即以其佛門法名“大千”為號,從此全身心致力于書畫。

 

在20世紀的中國畫家中,張大千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其畫意境清麗雅逸。徐悲鴻說過“張大千,五百年來第一人。”

 

他才力、學養過人,于山水、人物、花卉、仕女、翎毛無所不擅,特別是在山水畫方面具有特殊的貢獻:他和當時許多畫家擔負起對清初盛行的正統派復興的責任,也就是繼承了唐宋元畫家的傳統,使得自乾隆之后衰弱的正統派得到中興。

 

和許多畫家一樣張大千也同樣經歷了描摹之路,在近代像大千那樣廣泛吸收古人營養的畫家是為數不多的,他師古人、師近人、師萬物、師造化,才能達到“師心為的”的境界。

 

他師古而不擬古,在繼承傳統文化的同時他還想到了創新,最后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發展了潑墨,創造了潑彩、潑彩墨藝術,同時還改進了國畫宣紙的質地,最后成為了一代畫宗。

 

然而思想的先行者往往是孤獨的,在他五言絕句《荷塘》有“先生歸去后,誰坐此船來。”句似乎暗示著后來者繼續他的道路。

 

1918年來到上海后,他與兄長坐海輪東赴日本留學,學習繪畫與染織技術,不久回國。1920年他在上海拜曾熙為老師學習書法,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曾熙為他改名張猨。后經曾熙引見,又拜臨川李瑞清為師研習書法。

 

在上海寧波同鄉會館,他舉辦了首次個人畫展,百幅作品全部售完,自此以賣畫為生,那時的張大千在上海藝術界一鳴驚人。

 

但是那個年月兵荒馬亂,未婚妻的退婚使得大千的心情感到無比的郁悶,他似乎看破了世俗,再加上對佛學的鐘愛,頓有出世之心,于是決定在當時的松江縣禪定寺出家為僧,法號大千,張大千之名由此而來。和百日師爺一樣,過了一百多天,他便還了俗。

 

在上海期間他作畫習書,以畫水仙花見長,時人謂之"張水仙",同時他開始了以石濤藝術為中心,旁及八大山人、漸江、石溪、唐寅,徐渭、陳淳等人的研習。

 

對于石濤他尤為推崇,他用了大量精力去學習石濤的繪畫藝術,把石濤的藝術比喻成萬里長城。他還從李瑞清之弟李筠庵學會仿制古畫的方法,并做了許多石濤的贗品,曾多次騙過程霖生。

 

石濤畫境變化無盡,新穎怪奇而又法度嚴謹,大千正是通過石濤而融匯了唐宋元明百家之長。在二十年代的上海他獲得了“石濤專家”的美譽。

 

三十年代,他藝術更是趨于成熟,工筆寫意,俱臻妙境,齊白石齊名,素有"南張北齊"之稱。1936年他被聘為南京中央大學美術系教授,在南京北京等地舉辦個人畫展。并在此時創作了傳世名作《中郎授女圖》(現藏于首都博物館)。

 

然而抗日戰爭爆發了,很快日寇就占領了北平,燒殺,搶奪無惡不作,在面對民族存亡的關鍵時刻,大千表現出了作為一個中國知識分子的民族氣節:他拒絕了擔任日華藝術畫院院長及日偽北平藝術專科學校校長的職位,并拒絕了借出所藏明清書畫。

 

由于在言論上表示了對日寇侵略罪行的不滿,被日本憲兵隊關押了一個多月。隨后他又回到了四川,這時的風格略脫八大山人、石濤的粗獷寫意而趨于唐寅、沈周的細潤華滋。

 

張大千因受曾、李二師影響,曾廣泛學習唐宋元明清中國傳統繪畫,尤得石濤等大師神髓,被國內外藝壇稱為“當代石濤”。

 

其畫路寬廣,山水、人物、花鳥、蟲魚、走獸等,無所不工。其工筆寫意,俱臻妙境。特善寫荷花,獨樹一幟。20年代,他與其兄張善子,被稱為中國畫壇的“蜀中二雄”。

 

30年代,他與北方大畫家溥儒(心畬)齊名,被稱為中國畫苑的“南張北溥”,被國立中央大學聘為藝術教授。徐悲鴻曾盛贊張大千為“五百年來第一人”。

 

40年代,張大千自費赴敦煌,耗時三年大量臨摹了石窟壁畫,并將之宣傳介紹,使敦煌藝術寶庫從此為國人和世界廣為矚目。

 

從此,張大千的畫風也為之一變,善用復筆重色,高雅華麗,瀟灑磅礴,被譽為“畫中李白”、“今日中國之畫仙”。

 

1942年,春末,他決定舉家赴敦煌臨摹壁畫。在敦煌的生活是艱苦的,惡劣的氣候條件,再加上住在與世隔絕的石洞子里對于一般人是無法忍受的,但對于一個藝術家卻可能是有益的。大千在此時畫風為之一變,他善用復筆重色,筆力也變得豐厚濃重。可以說在敦煌時期對他風格形成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不僅考察莫高窟的壁畫佛像,還對莫高窟進行了編號,成為了為莫高窟編號的第一人,為保存文化遺產做了積極的貢獻。他還到達青海西寧,邀請藏族畫師共同赴敦煌協助臨摹工作。

 

為尊重他人勞動成果和對摹品的負責,每幅畫上都注明了畫家的名字,凡與他合作也注明了作者的名字,所以在他許多臨摹的敦煌壁畫中都標有"番僧某某同畫"。兩年后他結束了在莫高窟的臨摹工作,同時開始了對安西榆林窟的臨摹工作。

 

在離開莫高窟后,他花了大量時間對十六國、北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各朝的壁畫代表作及雕塑進行了臨摹,共有摹品共三百多幅。

 

這一年八月,《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 在蘭州舉行,隨后在成都等城市展出深受好評,第二年三月,他被推選為中華全國美術會理事。

 

四月,四川美術協會出版了《張大千臨摹敦煌壁畫展覽特集》 、《敦煌臨摹白描畫》 ,算是對這一時期成果的肯定。

1945年在成都北郊昭覺寺完成巨幅作品《四屏大荷花》 、 《八屏西園雅集》 。

 

這年八月抗戰勝利日寇投降,張大千欣喜若狂,他取消了赴新疆考察石窟的計劃,十一月從四川乘飛機去北京。

 

1949年,張大千赴印度展出書畫,此后便旅居阿根廷、巴西、美國等地,并在世界各地頻頻舉辦個人畫展。他被西方藝壇贊為“東方之筆”,與西畫泰斗畢加索齊名,被稱為了“東張西畢”。

 

他榮獲了國際藝術學會的金牌獎,被推選為“全世界當代第一大畫家”,并被世界輿論稱之為“當今世界最負盛譽的中國畫大師”,為中華民族贏得了巨大榮譽。

 

張大千是位旅行家,旅行不僅可以陶冶情趣,更重要的是他通過美學觀念的層次上體會山水、花鳥,禽獸,形成了良好的審美意識與豐富的創作題材。

 

他從青年時代到老年時期足跡遍布了祖國各地,游資陽;登峨嵋,臨敦煌;康定,到了晚年更是游歷列國,穿梭在世界文化的大舞臺上。

 

在他五十一歲的時候他來到了臺灣,從此開始了漂泊不定的游子生活。在國外期間他的一首詩句寫道:"行遍歐西南北美,看山須看故山青。"從這首詩中可以讀出淡淡的鄉愁,一個漂泊在外的游子對故鄉的深深的眷戀之情。

 

1951年他終于來到了印度,在印度期間他臨摹研習了印度的石窟壁畫,還在喜馬拉雅山南麓的風景勝地大吉嶺居住了一段時間。其后他輾轉于香港、臺北、日本等地開畫展。在東南亞頗有聲譽。但是對志在行萬里路的大千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

 

1953年五十四歲的畫家來到了遠在大洋彼岸的南美,為了不使名畫落到外國人的手中,他低價把所藏的《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等文物賣給了大陸,由國家文物局收購,使國寶回到了祖國。

 

一方面在風光明媚的巴西他在新購土地上大興土木,布置園林,取名為摩潔山園,后來回到了臺灣又為新宅取名"摩耶精舍",畫畫,寫字,讀佛經,過著空閑淡雅的生活;另一方面他又積極在美國、香港、日本、韓國、歐洲等地辦畫展,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太平洋大學特頒贈七十六歲的張大千人文博士學位,從而奠定了他世界文化名人的地位。

 

可能是歷史的巧合,在法國他會見了畢加索,我們不知道這兩位東西方文化名人相遇的情景,但是兩位藝術大師能夠在同一時間空間會面,這不能不說是世界文化的幸事。

 

張大千晚年,仍孜孜不倦從事中國畫的開拓與創新,在全面繼承和發揚傳統的基礎上,開創了潑墨、潑彩、潑寫兼施等新貌,給中國畫注入了新的活力,影響廣泛而深遠。張大干長期旅居海外,愛國懷鄉之心濃烈。1976年,返回臺北定居,完成巨作《廬山圖》后,不幸于1983年4月2日病逝,享年85歲。

 

張大千 - 藝術生涯

 

張大千的藝術生涯和繪畫風格,經歷“師古”、“師自然”、“師心”的三階段:40歲前“以古人為師”,40歲至60歲之間以自然為師,60歲后以心為師。早年遍臨古代大師名跡,從石濤、八大山人到徐渭、郭淳以至宋元諸家乃至敦煌壁畫。

 

60歲后在傳統筆墨基礎上,受西方現代繪畫抽象表現主義的啟發,獨創潑彩畫法,那種墨彩輝映的效果使他的繪畫藝術在深厚的古典藝術底蘊中獨具氣息。

 

自古以來,一個畫家能否承前啟后、功成名就,很大程度上得力于他傳統功底是否深厚。

 

張大千的傳統功力,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他曾用大量的時間和心血臨摹古人名作,特別是他臨仿石濤和八大的作品更是維妙維肖,幾近亂真,也由此邁出了他繪畫的第一步。

 

他從清代石濤起筆,到八大,陳洪綬、徐渭等,進而廣涉明清諸大家,再到宋元,最后上溯到隋唐。他把歷代有代表性的畫家一一挑出,由近到遠,潛心研究。

 

然而他對這些并不滿足,又向石窟藝術和民間藝術學習,尤其是敦煌面壁三年,臨摹了歷代壁畫,成就輝煌。這些壁畫以時間跨度論,歷經北魏、西魏、隋、唐、五代等朝代。

 

張大千許多偽作的藝術價值及在中國美術史上的地位較之古代名家的真晶已有過之而無不及。現世界上許多博物館都藏有他的偽作,如華盛頓佛利爾美術館收藏有他的《來人吳中三隱》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有他的《石濤山水》和《梅清山水》,倫敦大英博物館收藏有他的《巨然茂林疊嶂圖》等等。師古人與師造化歷來是畫家所遵循的金玉良言。

 

師古人自然重要,但師法造化更重要,歷代有成就的畫家都奉行“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做法。大千在學習石濤的同時,也深得古人思想精髓,并能身體力行。

 

張大千說:“古人所謂‘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是什么意思呢?因為見聞廣博,要從實際觀察得來,不只單靠書本,兩者要相輔而行的。名山大川,熟于胸中,胸中有了丘壑,下筆自然有所依據,要經歷的多才有所獲。

 

山川如此,其他花卉、人物、禽獸都是一樣的。”他又說:“多看名山巨川、世事萬物,以明白物理,體會物情,了解物態。”他平生廣游海內外名山大川,無論是遼闊的中原、秀麗的江南,還是荒莽的塞外、迷蒙的關外,無不留下他的足跡。他在一首詩中寫道:“老夫足跡半天下,北游溟渤西西夏。”

 

在大千游歷過的名山大川中,他始終把黃山推為第一,曾三次登臨。大千之所以偏愛黃山,主要來自于石濤的影響,黃山既為石濤之師,又為石濤之友。大千說“黃山風景,移步換形,變化很多。

 

別的名山都只有四五景可取,黃山前后數百里方圓,無一不佳。但黃山之險,亦非它處可及,一失足就有粉身碎骨的可能。”大千在50歲之前遍游祖國名山大川,50歲之后更是周游歐美各洲,這是前代畫家所無從經歷的境界。

 

張大千先后在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國等地居住,并游遍歐洲、北美、南美、日本,朝鮮、東南亞等地的名勝古跡。所到之處,他都寫了大量的紀游詩和寫生稿,積累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素材,同時為他日后藝術的創新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讀書對畫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傳說有人問唐伯虎的老師周臣,為什么他畫的畫反不如他的學生唐伯虎,周臣說:“只少唐生數千卷書。”與其他成功的畫家一樣,大千也是一個用功甚苦,讀書淵博的畫家。

 

他平時教導后輩:“作畫如欲脫俗氣、洗浮氣、除匠氣,第—是讀書、第二是多讀書,第三是須有系統、有選擇地讀書。”畫畫和讀書都是大千的日常生活。過去是如此,借居網獅園后更是這樣,朝夕誦讀,手不釋卷。

 

在外出旅途的車中船上,大千也都潛心閱讀。一次,大千從成都到重慶,友人托他帶一本費密的《荒書》。到家后,大千即把路上看完的《荒書》內容、作者的見解、生平以及這位明末清初的四川學者和石濤的關系,如數家珍地娓娓道來,實在令人驚訝。

 

因為這是一本藝術之外的學術著作。讀書的習慣一直伴隨到大千晚年。他常說,有些畫家舍本逐末,只是追求技巧,不知道多讀書才是根本的變化氣質之道。大千讀書涉獵很廣,經史子集無所不包,并不只限于畫譜、畫論一類的書。

 

張大千 - 畫論

 

一個成功的畫家,畫的技能已達到畫境,也就沒有固定畫法能夠拘束他,限制他。所謂"俯拾萬物","從新所欲"。畫得熟練了,何必墨守成規呢?但初學的人,仍以循規蹈矩、按部就班為是。

 

古人畫人物,多數以漁樵耕讀為對象,這是象征士大夫歸隱后的清高生活,不是以這四種為謀生道路,后人不知此意,畫得愁眉苦臉,大有靠此為生,孜孜為利的樣子,全無精神寄托之意,豈不可笑!梅蘭菊竹,各有身份,代表與者受者的風骨性格,又是花卉畫法的祖宗,想不到現在竟成了陳言濫套!現在就我個人學畫的經驗略寫幾點在下面與大家研究:

 

(一)臨摹勾勒線條來就規矩法度。

(二)寫生了解物理,觀察物態,體會物情。

(三)立意人物、故事、山水、花卉,雖小景要有大寄托。

(四)創境自出新意,力去陳腐。

(五)求雅讀書養性,擺脫塵俗。

(六)求骨氣,去廢筆。

(七)布局為次,氣韻為先。

(八)遺貌取神,不背原理。

(九)筆放心閑,不得矜才使氣。

(十)揣摩前人要能脫胎換骨,不可因襲盜竊。

(十一)傳情記事如寫蔡琰歸漢,楊妃病齒,湓浦秋風等圖。

(十二)大結構如穆天子傳,屈子離騷,唐文皇便橋會盟,郭汾陽單騎見虜等圖。

 

張大千 - 大風堂

 

“大風堂”是張大千和二哥張善子兩人共用的堂號。聲譽鵲起于20世紀20年代,影響了中國現當代美術進程。最早開始使用這個堂號的確切年月現在已經無法考證了,大致是在1925年左右。

 

當年張大千居住在上海法租界西門路169號的時候,曾收藏了一幅明人張大風的《諸葛武侯像》。張善子一向崇拜漢高祖劉邦,尤其喜歡那首《大風歌》,所以兄弟兩人一致同意用“大風堂”作為畫室之名。所以后來兩人開堂收徒,傳道授藝,所有男女弟子們皆被稱為“大風堂門人”。

 

所以張大千與張善子是大風堂畫派的創始人,尤其是張大千,是近現代跨度最廣的畫家:從講求筆情墨趣、逸筆草草的純水墨寫意,到金碧輝煌、色彩鮮艷的工筆畫,甚至吸收了西方自動性技巧的觀念,發展出個人風貌的潑墨、潑彩,創立了名聞遐爾的大風堂畫派。

 

張大千和張善子兩人一生究竟收有多少名弟子,這也沒有非常確切的數字。根據門人巢章甫、蕭樸、陳從周三人在1948年10月所編的《大風堂同門錄》,以及后來汪毅在2006年所編的《大風堂同門錄》和《大風堂同門錄(續)》,可知張氏兄弟從1925年到1983年共收有弟子127位。其中張善子約有十幾位弟子。其弟子人數之多(其中有女弟子40名),為現代畫壇第一。

 

葉淺予先生曾有詩曰:“大風門下士,畫跡遍寰中。”據汪毅所編著的《大風堂的世界》一書中不完全統計,遍布海內外的大風堂再傳弟子多達380余人,完全可以稱之為“大風堂畫派”,而且這個畫派的影響力不是任何一個其他個人畫派可以與之相提并論的。而張大千正是這個畫派的“精神領袖”和“開山宗師”,這是一個具有傳統人文精神的畫派。

 

大千畫派包括很多畫家,而且相當多是全國性的名家,比如:張善子、張大千、謝稚柳、陳佩秋、田世光、何海霞、蕭建初、王永年、張心瑞、晏濟元、慕凌飛、胡若思、胡爽庵、饒宗頤、劉力上、俞致貞、龍國屏、婁次郊、孫云生、黃獨峰、趙蘊玉、孫家勤、游三輝、王樹年、喻繼高、嚴盛媛、楊銘儀、蕭允中、曹大鐵、馬文炳、董天野、張正雍、張軼凡、胡立、劉君禮、陳從周、宋美玲、羅新之、丁翰源、況景華、葉名佩、劉君禮、謝伯子、糜耕云、謝臨風、范汝愚、陳滯冬等。 

 

張大千 - 畫派風格及歷史貢獻

 

大風堂畫派是中國美術史的重要資源,就一般意義畫派是以深刻的文化底蘊為背景的。從畫派的角度去考察,大風堂畫派無疑具有美術界所定論的畫派的構架,陣容,風格特征,畫派帶頭人,文化與社會影響等元素。

 

而大風堂畫派則是相對集中整合大中國區域文化的優勢,繼承開派互動,具有最大的展示性。在藝術的漫漫歷程中,大風堂畫派無疑是一個具有突出成就的整體。大風堂門人系大風堂畫派的構成的重要部分。

 

大千畫派在恢復古法、繼承傳統方面做了最大的努力,譬如人物之中的工筆重彩人物、摩登人物、敦煌人物、仕女、高士以及藏女等題材是以前人不曾畫或不曾如此大規模的創作的。

 

 

至于花鳥,工筆他與于非廠合稱南張北于,在工筆畫歷史上影響巨大,工筆中以青城山獨有的蝴蝶、草蟲、野畫野草、珍惜樹木及珍禽,創作寫生,畫了數量眾多的繼承宋代院體畫及后期受敦煌影響的花鳥畫,寫意畫中張大千的荷花,號稱畫荷圣手,其蘭花、竹子、菊花、水仙、芭蕉、梅花等也是比較多見的題材,在繼承古人的基礎上,參合造化,形成了具有獨具風貌的作品。

 

張善子先生一生畫馬、犬、熊、豹子、鷹、牛等動物畫,尤以畫虎著稱于世,張大千畫了很多猿猴題材的作品,以及北京狗、藏獒題材也是張大千第一個畫的,他帶弟子門人,在華山、青城、峨眉并開發黃山,山水作品,金碧、宋元青綠、淺絳、水墨、潑墨、潑彩無所不精,金碧、宋元青綠、潑墨、潑彩甚至是張大千以一己之功,努力恢復創造,以絕代奇才的面目,不可思議的全面繼承傳統,因此其弟子中,有以人物、山水、花鳥、工筆、寫意、潑彩等面目卓立于世,使大千畫派包羅萬象,豐富多彩。

 

 

莊經理:17830834511 服務時間 9:00-21: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重慶南岸區龍門浩街道龍門浩10號 分公司:黃山歙縣新汽車站建材市場B棟1005號

南京按摩 打飞机 连续中彩票 3d官方字谜 腾讯分分彩稳赚6码 赚钱好方法 pk10北京pk拾全天计划 贵州省十一选五分布图 赛车不怕死赚钱上岸 二人麻将怎么能赢 排列五选号定位技巧 白姐49期四不像跑狗玄机图 上海快3全天精准计划 购买彩票合买 搜索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默默地看着你赚钱 杰克棋牌 69棋牌游戏